霍斯地表上的溫度已下降了。但不管寒冷的空氣﹐帝國探測機器人仍然從容地飄流在冰雪覆蓋的地面和山丘上﹐它擴展的傳感器仍然向各個方向伸開著﹐尋找著生命的跡象。

突然﹐它的熱量傳感器反應了。它已發現了附近的一個熱量源﹐而熱量是一個極好的生命指示。腦袋在軸上旋轉著﹐靈敏的眼睛似的天線罩記錄下熱量源的方向。探測機器人自動地調節它的速度並開始以最大的速度在冰地上前進。

這個昆蟲似的機器人正好停在一個比它自己更大一點的雪堆前。它的掃描器記錄了雪堆的大小──將近一點八米高和六米長。但雪堆的大小只是第二位的重要。真正令人大吃一驚的·如果一個探測機器人能夠被大吃一驚的話﹐是從雪堆下面傳出來的熱量的數量。在雪堆下面的生物必定能很好地抵抗寒冷。

探測機器人的一條附肢射出一道白蘭色的細光﹐它強烈的熱量鑽進了白色的雪堆並把閃爍的雪片向四處濺散開。

雪堆開始抖動﹐然後是震動。不管在它下面的是什麼東西﹐它明顯被機器人的探測激光束深深地激怒了。雪開始大團大團地從雪堆上落下﹐突然﹐在另一邊﹐兩只眼睛透過白色的雪團出現了。

黃色的大眼睛象兩個火點一樣凝視著那個繼續用它痛苦的光束炸開雪堆的機械生物。眼睛媬U燒著對這個打擾了它睡眠的東西的原始憎恨。

隨著一聲幾乎把探測機器人的聽覺傳感器震聾的咆哮﹐雪堆再次震動起來。它向後退了幾米﹐加大它和這頭生物之間的距離。這個機器人以前從未碰到過一頭汪帕冰雪生物﹔它的計算機建議迅速處理掉這頭野獸。

機器人在體內作了一個調節以改變它的激光束的力量。轉瞬間光束就達到了最大的強度。機器人把光束對準這頭野獸﹐把它包裹在一層燃燒的冒煙的濃雲中。幾秒鐘後﹐這頭汪帕生物所剩下的很少幾片也被冰冷的風刮走了。

煙霧消失了﹐沒有留下仟何有形的痕跡─一除了在雪中的一個大凹地之外───表明一頭冰雪生物在這兒呆過。

但它的存在已被恰當地記錄在探測機器人的記憶中、這個機器人現在已經繼續執行設計好的任務了。

另一頭汪帕冰雪生物的咆哮聲終於驚醒了受傷的年青反抗軍指揮官。

路克感到頭暈目眩﹐腦袋象正在裂開一樣。他艱難地把視線集中起來﹐認出了他是在一個冰谷之中﹐它的凹凸不平的冰壁反射著漸漸衰弱下去的光線。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正頭朝下地吊著﹐手臂也懸吊著﹐指尖距離冰雪地面大有三十厘米。他的腳踝已麻木了。他伸了伸脖子看到他的腳被凍結在從冰頂上吊下來的冰中﹐而冰還正在他的雙腿上漸漸形成﹐象鐘乳石一樣。他還能感覺到臉上被汪帕冰雪生物凶殘地劃破了的地方﹐雪塊凝結成了一付冰面具。

路克又一次聽到了野獸的咆哮﹐現在聲更大了﹐震耳欲聾回蕩過深深的﹐狹窄的冰道。他不知道哪一個會先殺死他﹐是冰冷﹐還是這個住在冰谷中的東西的尖牙和爪子。

我必須把自己弄開﹐他想道﹐擺脫那些冰。他的力量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以一種堅定的努力﹐他把自己拉起來﹐並伸出手去弄開那些束縛他的冰鐐銬。但還是太虛弱了﹐路克沒法弄破那些冰塊﹐又落下來懸吊著﹐白色的地面迎面向他衝來。

“放鬆﹐”他對自己說﹐“放鬆。”

隨著這頭野獸越來越大聲的吼叫﹐冰壁開始吱吱嘎嘎作響。它的腳在冰凍的地面上吱吱嘎嘎地踩著﹐令人恐怖地越來越近。很快這個長滿粗毛的日色恐怖就會回來﹐並很可能在它黑暗的肚子中把凍僵的年青武士溫暖起來。

路克飛快地在冰谷四周掃視了一下﹐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他執行任務時帶在身邊的工具袋上﹐現在正彎彎曲曲地躺在地上。他夠不著這個工具袋﹐還差整整一米。而在這個工具袋旁邊的﹐是一個完全攫住了他的注意力的東西──一把粗壯的柄﹐有一對小開關﹐在頂部還有一個金屬圓盤。這個東西曾經屬於他的父親﹐一個被年青的達斯•維德背叛和殺害了的以前的絕地武士。但現在它是路克的。班•肯諾比把它給了他,以揮動它來對抗帝國的暴行。

路克拚命扭動池疼痛的身體﹐以便伸出手去拿被丟在那兒的光劍。但在他身體中流動的冰冷使他慢了下來而且使他虛弱無力。路克已開始聽天由命了﹐當他聽到咆哮的瓦帕冰雪生物正在越來越近時。他能夠感覺到這個鬼怪幾乎就在眼前﹐他最後的希望幾乎都快消失了。

但控制這個冰谷的並非這個白色巨物鬼怪。

相反﹐它是那個每當緊張或危險時刻就會到路克這兒來的﹐能夠使他鎮靜下來的神靈。這個神靈有時象一個熟悉的聲音﹐一個直接說到到路克的精神中的、幾乎聽不到的低語。

“路克﹐”這個低語又來了﹐索繞在他心堙C“想象那把光劍就在你手中。”

這些語使路克已經在痛的腦袋顫動起來。然後他感覺到一個突然的力量復甦·一個催促他不顧他明顯無望的形勢而繼續戰鬥的自信。他的目光集中在光劍上。他的手痛苦地伸出去﹐在他四肢中的那種冰凍的麻木已開始消退。他緊緊閉上眼﹐集中他的思維。但仍然夠不著那把武器。他知道這需要的不僅僅是掙扎。

“要放鬆﹐”他告訴自己﹐“放鬆……”

路克的腦袋又顫動起來﹐他又聽到了他那個超越現實的保護人的話語。“讓‘原力’流動﹐路克。”

原力﹗

路克看到了汪帕冰雪生物正在逼近的那幅被倒轉的、大猩猩似的圖像﹐它舉起的手臂的盡頭是閃著微光的爪子。現在他第一次看到了它的臉﹐而一看到它公羊似的角、顫動的嘴、突出的尖牙﹐他就禁不住顫抖了一下。

但隨後武士就把這頭動物從他的思維中排開了。他不再掙扎著去拿他的武器。他的身體放鬆並變得柔軟﹐以便他的精神能夠接收他老師的暗示。他現在已能感覺到那種由所有生命的東西嚴生的、把整個宇宙結合在一起的能量場在他身體中流動。

正如肯諾比已教過他的那樣﹐“原力”就在路克的心中﹐就等著在適分的時候使用。

汪帕冰雪生物伸開它黑色的、帶鉤的爪子﹐向這個吊著的年青入隆隆地老過來。突然﹐好象有了魔刀一樣﹐光劍一下跳到了路克的手中。他迅速按了一個有顏色的按鈕﹐打開一道刀刃似的光束﹐並迅速切斷在他腳上的冰鐐銬。

當路克拿著武器掉到地上時﹐這個在地面前聳立著的怪東西小心地後退了一步。它凶殘的眼晴驚愕地盯著嗡嗡作響的光柱﹐一個令人迷惑的東西﹐對它那個原始的頭腦而言。

儘管移動起來非常困難﹐路克還是跳起來﹐向這團雪一樣白的肌肉和毛發揮動他的光劍﹐迫使它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然後路克猛地砍進這頭怪獸的毛皮堙C汪帕冰雪生物立刻尖叫起來﹐它駭人的、痛苦的咆哮聲使四周的冰壁都震動起來。它轉過身﹐隆隆作響地倉惶逃出了冰谷﹐它的白色身體立刻與遠處的雪地合成了一體。

天空已明顯地變暗了﹐而緊接看這種逐漸蠶食的黑暗的﹐是更為刺骨的風。“原力”和路克在一起﹐但即使這般神秘的力量現在也下能使他溫暖起來。當他搖搖晃晃走出冰谷時﹐他的步履變得越來越艱難。最後﹐他的視線和天空的光線一樣炔地模糊起來﹐他在一道雪堤上絆倒了﹐甚至在他滾到底部之前就失去了知覺。

在地下的飛機庫中﹐秋巴卡正在使“千年蒼鷹號”作好起飛準備。當他從工作中抬起頭來時﹐正好看到兩個奇怪的東西從附近的一個拐角處走出來﹐融進飛機維修庫中那些忙碌的反抗軍活動中。

這兩個東西都不是人類﹐儘管其中一個確實有一付人類的形狀並使人產生一種穿看金色盔甲的騎士的印象。當他僵硬地、當啷當啷地走過過道時﹐他的動作非常準確﹐太準確了從而不可能是人類。他的同伴則不需要任何象人類一樣的腿來前進﹐因為他非常善於用小型的輪子來滾動他更矮的、桶一樣的身體。

這個更矮的機器人正在激動地發出嘟嘟聲和嘯叫聲。

“那不是我的錯﹐你這個失靈的罐頭筒。”擬人的高機器人聲明道﹐並用一隻金屬手作著手勢。“我並沒有要求你打開加熱器。我只是提到她的房間很冷。它應該很冷。我們怎麼會使她屋堛瘍它釭F西都乾燥﹖……哈﹗我們到了。”

C-3PO﹐這個人形的金色機器人﹐停下來並把他的視覺傳感器集中到“千年蒼鷹號”身上。

另一個機器人﹐R2-D2縮回他的輪子和前腿﹐把他胖的身體停放在地面上。他的傳感器讀著正在替換運輸船中升降器的韓•蘇洛和他的類人猿的熟悉數字。

“蘇洛主人﹐”C-3PO﹐這個唯一裝備有擬人聲音的機器叫道﹐“我可以和你說幾句話嗎﹖”

韓現在並不是特別有心情﹐不想被打擾﹐尤其是被這個過於講究的機器人。“什麼事﹖”

“莉亞主人一直努力在通訊器上聯繫你。C-3PO告訴他﹐“它肯定是失靈了。”

但韓知道不是這樣﹐“我關掉了。”他沒好氣地說﹐繼續在船上工作著﹐“陛下有什麼事﹖”

C-3PO的聽覺傳感器分辯出韓口氣中的輕蔑﹐但並不理解為什麼。他模仿了一個人類手勢﹐然後繼續說道﹕“她正在找路克主人﹐並猜他可能在這跟你一起。好象沒有人知道──”

“路克還沒回來﹖”韓立刻擔心起來。通過冰洞的入口他能看到外面的天空自他和秋巴卡開始修理“千年蒼鷹號”以來﹐已明顯地變暗了﹐而韓也恰恰知道在黃昏之後﹐地表上的溫度可能卜降得多麼今重﹐以及刺骨的寒風可能是多麼的致命。

轉瞬間﹐他已從“千年蒼鷹號”上跳了下來﹐甚至沒回頭看類人猿一眼。“趕快把它幹完﹐秋伊。機庫軍官﹗”他叫道·然後把他的互通訊器拿到嘴邊。“安全控制室﹐天行者指揮官報到了嗎﹖”一個否定的問答使韓的雙眉緊鎖起來。

聽到他的召喚﹐機庫軍官和他的助手急忙趕到蘇洛這兒。

“我沒看到過他﹐”機庫軍官回答﹐“也可能他從南邊入口進來了。”

“核對一下﹗”蘇洛厲聲說﹐儘管他並不處於一個可發出命令的正式位置﹐“十萬火急。”

當機庫軍官和他的助手轉身衝過冰道時﹐R2發出一陣逐漸增強的好奇的嘯叫聲。

“我不知道﹐R2。”C-3PO回答﹐然後把他的身體和腦袋僵硬地轉到韓的方向﹐“先生﹐我可以問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韓心奡擗W一股怒氣。他轉身對機器人吼道﹕“去告訴你高貴的公主﹐除非路克這時馬上出現在這堙M否則他就是死了。”

R2開始對蘇洛冷酷無情的預言歇斯底埵a嘯叫起來﹐而他那個現在已被嚇壞了的金色同伴也叫道﹕“哦﹐不﹗”

韓•蘇洛衝進主坑道﹐看到兩個反抗軍戰土正用盡全身力氣制服一頭緊張的、正努力
掙扎脫開的“咚咚獸”。

機庫軍官從對面那頭也衝了進來﹐他的眼睛飛快地向四周掃了一圈﹐找到了蘇洛。“先生﹐”他有些緊張的說﹐“天行者指揮官沒有從南邊入口進來。他可能是忘了報到。”

“不可能。”韓厲聲說﹐“加速器準備好了沒有﹖”

“還沒有。”機庫軍官回答﹐“要使它們適應於寒冷非常困難。也許到早上──”

韓打斷他。沒有時間浪費在那些可能出故障的機器上。“我們騎‘咚咚獸’出去。我搜索第四防區。”

“溫度下降得太快了。”

“我敢打賭它是﹐”韓咆哮起來﹐“而路克就在外面﹐在它之中。”

“我搜索十二防區。”另一位軍官自告奮勇道﹐“讓控制室開始調節屏幕。”

但韓知道沒有時間去讓控制室把它的監視攝象機運轉起來﹐沒有﹐在路克可能死在這個荒涼行星的某個地方的情況下﹐他衝過反抗軍戰士﹐抓住一頭受過訓練的“咚咚獸”的韁繩。

“夜晚風暴在你能夠到達第一個標設器之前就會開始。”機庫軍官警告道。

“那麼我將在地獄中跟你再見。”韓吼道﹐然後使勁一拉韁繩﹐他的坐騎立刻衝出了這個冰洞。

韓•蘇洛騎著他的“咚咚獸”跑過冰雪曠野。雪下得很大﹐黑夜正在降臨﹐狂風猛烈地呼嘯著﹐穿過了他厚厚的衣服。漢知道﹐除非他很快就找到這個年青戰士﹐否則他將象一根冰柱一樣對路克毫無用處。

“咚咚獸”已經在感受到氣溫下降的影響了。即使它厚厚的脂肪層或密集的灰色皮毛也不能在黃昏之後幫助它抵抗這種寒冷﹐它呼哧呼哧喘息著﹐它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費勁。

韓祈禱在他找到路克之前﹐這頭咚咚獸千萬別倒下。

他更猛烈地驅趕著他的坐騎﹐迫使它繼續穿過這片冰天雪地。

另一個東西也在越過霍斯的冰雪曠野﹐它的金屬身體在空中盤旋著。

這個帝國探測機器人在它的飛行途中停了下來﹐它的傳感器猛地一動。

然後﹐對它的發現感到滿意﹐它慢慢地把自己輕輕降落到地面上。幾個探測器象蜘蛛的腳一樣從它的金屬外殼處伸出去﹐在雪地上劃出一道道痕跡。

一種東西開始在這個機器人周圍形成﹐一團有節奏地產生脈動光﹐象一座半透明的穹窿一樣逐漸遮住了機器人。很快﹐這團能量場凝固起來﹐把在機器人的外殼上掠過的飛舞的雪花排開。

一會之後﹐光消失了﹐而飛舞的雪花很快就形成一座極好的白色穹窿﹐把探測機器人和它的能量場完全隱藏了起來。

“咚咚獸”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奔跑著﹐肯定是太快了以至於它根本沒時間去關心它已跑過的距離和難以承受的的冰冷空氣。它不再呼哧呼哧喘息﹐而是開始痛苦的呻吟。它的腿正變得越來越不穩定。韓對“咚咚獸”的痛苦感到很過意不去﹐但在目前與他的朋友──路克的生命相比﹐這頭動物的生命只能是第二位的了。

要透過逐漸變厚的落雪看出去也越來越困難。韓拚命地在一望無際的雪海中尋找某種不是白色的東西。某種遠處的﹐可能就是路克的斑點。但什麼也看不到﹐除了這片廣闊的、正在變暗的雪和冰之外。

但有聲音。

韓勒住韁繩﹐使“咚咚獸”猛地停了下來。他不能肯定﹐但好象除了呼嘯的風聲外還有別的某種聲音從他身邊飄過。他努力向聲音的地方看去。

然後他使勁踢了一下“咚咚獸”﹐驅趕它飛馳而去。

路克本可能已成了某種食腐動物的食物﹐到黎明到來的那個時候。但無論如何地仍然活著﹐儘管也僅僅只是活著﹐並努力保持著生命﹐即使在夜晚風暴猛烈地襲擊著他的情況下。他痛苦地讓自己站起來﹐但刺骨的狂風又把他吹倒下去。當他倒下時他想起了命運的嘲弄───一個來自塔托勒的農場男孩﹐成長起來去和死亡之星戰鬥﹐現在卻孤獨地死在一個冰凍的外星球荒地中。

他用所有剩下的力量讓自己撐起半米高﹐然後又倒進一個正在加深的吹積雪堆中。“我不能……”他說﹐儘管沒有人能聽到他的話。

但某個人﹐儘管仍然看不到﹐已聽到了。

“你必須。”聲音又在路克頭腦中顫動﹐“路克﹐看著我﹗”

路克不能不理會這個命令﹔這些輕柔的說出來的話語﹐力量實在太強大了。

他用極大的努力抬起頭﹐看到了一個他以為是幻覺的東西。在他面前﹐毫不理會這刺骨的寒冷而只穿著他在塔托勒的熱沙漠中才穿的破舊長袍﹐站著班•肯諾比。

路克想向他叫﹐但他說不出話來。

這個幻影用他一貫對這個年青人使用的那種輕柔的威力說道﹕“你必須活下去﹐路克。”

年青的指揮官又找到了張動他嘴脣的力量。“我很冷…”、這麼冷……”

“你必須到達可巴星系去。”班•肯諾比的幻影指示道﹐“你要找到尤達﹐絕地師父﹐那個教過我的人﹐並向他學習。

路克伸出手﹐想去觸摸這個幻影。“班……班……”他呻吟道。

這個幻影對路克想夠到它的努力無動於衷。“路克﹐”它又說道﹐“你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我們唯一的希望。

路克感到很迷惑。但在他能夠積聚起力氣去請求一個解釋之前﹐這個幻影就開始消失了。而當這個幻影從他的視線中徹底消失之後﹐路克認為自己看到了一匹上面騎著一個人類騎手的“咚咚獸”正在接近。那匹咚咚獸的步伐很不穩定。騎手仍然太遠﹐被風暴弄得太模糊﹐仍然認不出來。

在絕望中﹐年青的反抗軍指揮官叫了出來。“班﹖﹗”然後再次倒下去﹐失去了知覺。 當韓拉動逼繩使它停下來並從它背上跳下來時﹐這匹咚咚獸幾乎不能用它的後腿站穩。

韓驚恐地看著那難被雪覆蓋著的、幾乎凍僵了的、象死了一樣的躺在他腳邊的東西。

“走吧﹐兄弟。”他對路克一動不動的身體﹐要求道﹐立刻忘了他自己也快凍僵了的身體。“你還沒有死。快給我一個信號。”

但他沒發現一點生命的痕跡﹐並注意到路克蓋滿雪的瞼被凶殘地撕破了。他輕輕地揉著年青人的臉﹐小心地別碰到乾凝的傷口。“別這樣﹐路克。還不到時候。”

終於﹐一個輕微的反應﹐一個低聲的呻吟﹐在風聲之上幾乎聽不到﹐但卻強大得足以使一股暖流流過議自己也在顫抖的身體。他寬慰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把我一個人孤零零地丟在外面﹗我們必須把你弄出去。”

韓知道路克的獲救──以及他自己的──就全靠“咚咚獸”的速度了。地向那頭野獸走去了﹐把年育戰士軟軟地拖著。但在他能夠把這個失去知覺的身體搬到“咚咚獸”的背上之前﹐這匹咚咚獸突然發出一聲極度痛苦的咆哮﹐然後便轟地一聲倒在雪中了。韓扔下路克﹐衝到它邊上。它發出最後一個聲音﹐不是一聲咆哮或吼叫﹐而僅僅只是一個軟弱無力的咕咕聲﹐然後這頭野獸就沉默了。

韓緊緊抓住“咚咚獸”的獸皮﹐用他麻木的手指蒐尋著哪怕是最細微的生命跡象。“不行了。”他說﹐知道路克一個字也聽不到﹐“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他把路克毫無行動力的身體靠在死了的咚咚獸的腹部上。然後開始他的工作。這可能是種褻瀆的事情﹐他若有所思地望著﹐使用這把一個絕地武士最鐘愛的武器。但目前﹐路克的光劍是切開一頭“咚咚獸”的厚皮的最有效和最恰當的工具。

開始時﹐這把武器在他手媟P覺還有些陌生﹐但很快他就開始把這頭動物的屍體﹐從多毛的腦袋一直劃開到多鱗的後爪。從切開處湧出來的惡臭使韓退縮了一下。他幾乎記不起其它還有什麼東西能發出象咚咚獸內臟一樣的惡臭。但來不及細想了﹐他把滑溜溜的內臟扔進雪中。

當這頭動物的內臟被完全掏空後﹐韓把他的朋友搬進溫暖的腹腔堶情C“我知道這聞起來不太舒服﹐路克﹐但這樣可保護你不被凍僵。我肯定如果這匹‘咚咚獸’還活著的話﹐它也不會猶豫的。”

在咚咚獸的身體中﹐另外一股內臟惡臭猛地冒了出來“唷﹗”韓幾乎吐了出來﹐“你還不如就呆在外面的寒冷中﹐朋友。”

沒有剩下多少時間去做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了。韓用凍僵的雙手在捆在“咚咚獸”背上的袋中到處亂搜﹐直到他找到了保護帳篷為止。

在打開帳篷之前﹐他對著他的互通訊器說道﹕“回音基地﹐你聽到了嗎﹖”

沒有回答。

“這東西可真沒用﹗”

天空已不祥地變黑了﹐風狂暴地吹著﹐甚至使呼吸幾乎都只得不可能。韓努力打開保護帳篷並開始僵硬地搭起這件可能保護他們倆個的反抗軍裝備──只要在再堅持一會。

“如果我不能很快把這個帳篷搭起來﹐”他自言自語地咕噥道﹐“賈霸就再也用不著那些賞金獵人了。”

[BACK] [回星戰正傳] [NEXT]


簡體OCR﹕書香門第
簡體轉繁體及校稿:
Tatooine-星際大戰的發源地 www.starwars.idv.tw